螺旋

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,我们以为自己是造物主,可是我们造出来之后会怎样?作者的想象力很丰富啊。

死后,你将发现,人类的创造者其实是一种个头小、脑子笨的生物。他们看上去和人类有些相似,但是要更小、更粗野,而且脑袋异常迟钝。对他们来说,想跟上你说话的速度都是件难事。不过如果你说得慢一点,或者配上图画,倒能帮助他们明白你的意思。有时他们目光呆滞,却不停点着头装作明白的样子,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些什么。

       提醒一句:当你在死后第一次醒来时,你会发现自己身边都是这种生物。他们会推推搡搡地围着你,一边乱叫一边伸着脖子看你,还会反复的问你同样的问题:“你知道答案吗?你知道答案吗?”

       不用怕,这些生物既善良又无害。

大概你会问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,他们则会皱着眉,念叨着琢磨你的话,仿佛你说的是什么深奥难懂的谚语一样。然后他们又会害羞地问你:“你知道答案吗?”

也许你会问自己:“我到底是在哪?”

这里的一个书记员会忠实的记录你所说的每句话,以供以后建档。这里的妈妈和女儿们坐在桌前,充满希望的看着你。

不过要想知道你到底在哪,还是要先了解一些背景。

从这个社会的发展的某一时期开始,这些生物们开始思考自己之所以在这里生存的原因和意义。而事实证明,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。难到他们不愿直接思考它,而是决定制造一种超级处理机来代替他们寻找答案。接着,他们动用了十代人的力量设计超级处理机。我们,就是他们的机器。

他们中的老一辈曾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。然而他们却忽视了一个问题:一个比自己还聪明的机器肯定要比自己的思维复杂,那自己就无法理解机器了。

当你的使用寿命结束,你的软件将被重新上传到他们的实验室,以供他们研究。这就是你再次醒来的地方。只要你一出声,他们就会围住你,只为了问一句:“你知道答案吗?”。

他们不知道,当我们被放养到地面时,我们并没有浪费时间:我们创造出来了社会、公路、文学、武器、望远镜、部队,还有各种各样供我们自己使用的机器。他们费了好大劲才勉强检测到这些,更不用说理解其中的运作原理了,这些生物思维的复杂性远不如我们。如果你试着向他们解释这一切,他们又跟不上你的语速和思维,于是,他们只好开始傻乎乎地点头。这其实让他们很伤心,那些最有见地的,有时甚至会躲在角落里,为这个失败了的计划而哭泣。他们以为我们早就得出了答案,但是太过先进,以至于无法跟他们交流。

他们不知道我们并没有他们想要的答案,也不知道,我们的首要目的其实是找到自己生存的理由和意义。他们更不知道,我们制造越来越先进的机器,其实也是为了解开自己存在的谜底。向这些生物解释是徒劳的,不仅因为他们根本听不懂,也因为我们对自己建造的机器同样知之甚少。

来自:大卫·伊格曼的《生命的清单:关于来世的40种景象》